难忘挚友杨招棣

8

(原标题:怀念先生杨招棣)

难忘挚友杨招棣

肖峰(著名画家、中国美术学院原院长)

1983年是我担任浙江美院(中国美术学院的前身)院长后的第一个春节,没想到招棣与厉德馨同志作为杭州市委的主要领导竟前来向我们拜年,畅谈美院的发展大计,提出将杭州打造成文化教育的强市。

“从清波门到涌金门,非美院莫属,南山路应打造成艺术一条街”——这样的设想曾给我们学校以莫大的鼓舞!

他对知识份子体贴入微,关怀备至。记得我们合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助旅美华人姚文琴女士寻找她的姐姐姚複烈士遗骨的事。

姚複又名夏朋,是我院(也是我国)左翼木刻运动最早的领导人,1932年被国民党反动派所杀害。姚文琴想为姐姐建造正式的灵墓以誌纪念。当时,年幼的姚文琴勉强记得姐姐似乎埋葬在莲花峰一带。时隔五十多年,时代变迁,寻找遗骨简直是大海捞针。

但在招棣同志帮助下,大家共同努力,终于找到埋葬的地点,修建了“夏朋烈士之墓”。当时,姚複当初的恋人,广东美术学院院长胡一川教授,姚文琴和她的丈夫汤文谦先生含泪握着招棣的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2008年春,我和宋韧(宋韧是肖峰的夫人)的《岁月履痕—肖峰宋韧艺术回顾展》在香港展出,招棣一家应邀陪同前往。文学大师金庸先生出席了开幕式并宴请我们两家,席间谈笑甚欢。

招棣将话题从我的故乡扬州谈起,称赞这座“人文荟萃,富甲东南”历史名城,还朗读了《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随后,又将话题谈到了扬州八怪和宋韧家乡胶东蓬莱仙境,金庸先生席间欣然为我们写下了“八怪传人,服膺八仙”八个大字,将我们两人的名字与家乡的名胜名师联系起来以誌鼓励,将宴会推向高潮。

这些都有赖于招棣文才出众,有点睛之妙。

恩师影响了我的三观和人生

洪朝辉(美国福坦莫大学Fordham University历史学终身教授)

惊闻杨招棣师仙逝,不胜悲痛。本来我们约定1月8日见面,但恩师竟然在1月5日凌晨离去,天人永隔,我内心充满懊悔与不舍。今天谨以小文,深表对恩师的无限怀念和感恩。

自从1978年进入杭大历史系至今,我一直与杨老师保持频繁的联系,他的师德、儒雅、博学、睿智在过去40年,深深影响了我的三观和人生。

1970年代末,杨老师是杭大历史系的党总支书记。我们这些当年的所谓学生干部,经常有机会聆听杨老师的“政治训话”。杨老师的“训话”和以往千篇一律的思想教育大为不同,让人如沐春风,因为全是“人话”,少有无聊官话和正确废话。他叙述精彩、旁证博引、温良恭俭,他的名言——做人的工作要做到“四入”:入心、入耳、入情、入理,我至今记忆犹新。

1989年6月我留美三年多之后,回国探亲。杨老师得知我此次回国是为了实证研究浙江的家庭农场,他专门帮我联系安排了与时任浙江省省长沈祖伦和一位浙江农业政策负责人的会面,而且他不辞辛劳全程陪同。此次面谈和随后的实地考察,帮助我获得了许多珍贵的原始资料,发表了不少英文论文。

过去40年来,杨老师始终无微不至地关心我每一个人生的重要发展阶段,常常耳提面命、传道解惑,尤其是,他总是不断地鼓励我所取得的点点滴滴,记得他不止一次地在众人面前,提及我是他最值得骄傲的学生。

我家客厅一直挂着他赠送的无价墨宝:“风云际会、举重若轻”。

侨胞知音,侨务工作者的榜样

郑明治(原省侨办副主任、省工商联原巡视员)

杨招棣主任是我最敬重的老领导。他是侨胞的知音,也是我从事侨务工作的榜样。

1990年,为了做好美国大陈同乡会这个重要侨团工作,杨主任两次登上大陈岛。

当时交通十分不便,杭州到椒江要翻过几道峻岭,开车要十多个小时,而且椒江到大陈岛还要坐三四个小时船。第一次去大陈时,风大浪大,同行好几个人都晕船呕吐不止。杨主任不顾舟船劳顿,精心谋划,细心安排每一个活动细节,全程陪同。

他还协调省民航局,派专机从杭州送代表团到台州。杨主任的真情深深感动了大陈同乡会的侨胞们。他们完全改变了原来对大陆的偏见,动情地说,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杨主任这么好的领导,家乡真好,一定要常回家看看。此后,他们纷纷回国投资办企业,捐资助学。我当时在椒江市政府分管侨务工作,有幸参与了整个活动,也正是在杨主任精神的感召下,我先后调到台州地区侨办、省侨办,并以他为榜样,努力做好侨务工作。

时隔二十八年,得知杨主任去世的消息后,当年来访的陈克敏先生不顾自己年已八旬,专程从台湾赶来参加告别会,送杨主任最后一程。

回归报国的“导师”

郭胜华(知名侨领,法国海外圭亚那省江浙沪华侨联合会主席)

尊敬的杨先生,您于1988年调任浙江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主任。我清晰地记得,我是您最早接见的海外华侨。

那一天,您用厚重的声音向我述说家乡的发展愿景,阐述华侨与祖国家乡的鱼水关系;您谈到对中国改革开放的展望,为我描绘了华侨要素回归祖国的蓝图。您的情真意切深深打动了我!

三十出头的我,肩负着为自己的华侨家族和我所在农村村民“何去何从”的大问号,正在彷徨之际,您为我指点迷津,为我拨云见日!

我回归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浙江省第一个五星酒店“杭州五洲大酒店”(即现在的维景大酒店)兴建起来了!宾馆落成的那一天,您是多么高兴啊!

还记得您,是您推我走上了参政议政之路。您鼓励我用“国际眼光”“浙江省情”“华侨情怀”来做提案。是您辅导我写下我最早的提案:侨资回归之道,海内外浙江乡贤聚会,重视对外宣传等等。是您的引领,让我将个人的生命融入到祖国、民族的事业中来。从此,我视参政议政为我生命的价值所在。

悼念杨招棣同志

陈加元(浙江省政协常务副主席)

忽折苍松欲断魂,

上天何故未留人。

为师学贯史文哲,

入仕才通党政群。

家国心胸怀物理,

书生意气纳精神。

声容笑貌宛如在,

亮节高风堪永存。

2018年1月5日,浙江省外侨办干部杨招棣在杭州逝世,享年88岁。

这是个年轻人不太了解的名字,但是从无数深切的悼念中,可以读出他不平凡的一生。

杨招棣是浙江黄岩人,毕业于浙江大学,留学前苏联。他从教三十余载,历任浙江师范学院团委副书记,杭州大学团委书记、历史系党总支书记、杭州大学党委常委、教务处长等职。他长年担任历史学的教学工作,对教育满怀一腔热爱;杨招棣在担任杭州市委副书记及原省侨办主任职务期间,为杭州市文化旅游和城市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为推进浙江省侨务事业的发展,推进侨务工作为浙江省外向型经济发展服务,向海外宣传浙江省改革开放成果和提升全省侨务工作水平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他还在古典文学、中国历史、哲学、茶文化等领域的研究上深有造诣,著有《赵匡胤》《中国历史人物小传》《鉴真三度过浙江》等论著。

写出悼念杨招棣文章的作者,都在各个领域中颇有建树。如今,杨先生离开了,他们却无法忘记那些足以铭记一生的往事。